菠萝菠萝蜜免费观看1

菠萝菠萝蜜免费观看1

萧月瑶听到绿春的声音,转头看了过来,还有一些没缓过来。

她昨夜一晚上就没睡着,直到天快亮的时候,才睡了一会儿,可因着她心神不宁的缘故,也就睡了这么一刻钟。

萧月瑶觉得自己现在脑子乱得很,一直在重复着近来夜墨寒异常的反应。

又想不明白,他们之间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……

他们曾经明明是那么好。

甚至于,这个人前不久还在对她嘘寒问暖……

怎么能,转身就投入了别的女人怀里。

这一件事,对于这里的人来说,可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可萧月瑶还是无法理解,为什么可以说着喜欢这个人,转身却做出了这般的事。

“娘娘,奴婢去给你打一盆温水洗洗脸吧……”

绿春什么时候出去的,又什么时候回来的,萧月瑶也没有心力去注意这些了。

“娘娘,娘娘……”

纯净白嫩蕾丝美眉笑容清新迷人私房照

绿春走到床边,轻唤了两声,才把萧月瑶的神思唤回来。

“怎么了……”

绿春瞧着萧月瑶失魂落魄的模样,心痛的叹了口气,轻声道,“娘娘,奴婢给你打了盆温水,你瞧你眼下的青黑这么明显,一定是昨夜没有睡好……”

“娘娘,您不能这样子,您要放宽心,自古帝王那个不是有着后宫三千的,陛下不可能次次都来咱们坤鸾宫了……”

“娘娘,陛下心里是有您的……”

萧月瑶在绿春的搀扶下缓缓坐了起来,耳边听了绿春这番话,她心里荒凉一片。

自从昨夜开始,坤鸾宫的这几个丫鬟都在轮流的开导她。

她知道,她们都是在担心她。

可她们的话,无一不是让她心里更加悲凉的。

“娘娘,咱们女人哪个不是这样的,谁家的夫君不是三妻六妾的……”

萧月瑶突然抬眸看了过来,刚刚涣散无神的眼神终于有了一点聚焦。

甚至有了一点的愤怒。

“所以他们口中的喜欢,到底是如放屁一般……别的女人如何,与我无关,但是我就接受不了这个,为什么能口口声声的说着喜欢,转身就能投入别的女人的怀里……”

“如若这就是他们口中的夫妻情,那本宫宁愿从来就没得到过……”

萧月瑶冷声道。

绿春一怔,听了萧月瑶的话,就知道她家娘娘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。

萧月瑶对于这件事异常的执着。

绿春也没有想明白,她家娘娘为什么独独对这件事异常的坚持。

可现在她们都在后宫。

这般的想法,会让萧月瑶进入死胡同,若是一辈子都走不出来,可是会出大事的。

绿春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。

可是萧月瑶一抬手,禁止了她接下去的话。

她不想再听了。

“我一直坚信的都是,如父亲母亲那般,一生一世一双人……”

“我以前糊涂,不懂这皇宫里,最难的便是这个一生一世一双人,我若是知道,定时打死也不进这皇宫。”

绿春看着萧月瑶的侧脸,除了叹气剩下的也就只有叹气了。

萧月瑶洗完脸,用完早膳,就去院子里晒一晒太阳。

此刻的她,慵懒的躺在这贵妃榻上,像一只猫。

绿春和冰心玉洁早就被调开了,萧月瑶可不想再听她们耳边说什么。

这会儿躺的舒服,就听见身旁传来一阵动静。

萧月瑶慵懒的睁开眼睛,往旁边一睨,就瞧着圆圆一身太监蓝服,站在一旁,安静乖巧的站在一旁。

正好挡住了日头刺眼的光线。

圆圆似乎是察觉到了萧月瑶的视线,他目视前方,薄唇微动,轻声道。

“娘娘放心,奴才只是想陪着娘娘站在一旁罢了,奴才不会说娘娘不想听的,也不想说娘娘不想听的。”

萧月瑶收回视线,长长的睫羽颤了颤,她开口问道,“圆圆,难道你也与她们一样,都是这么觉得的?觉得是我执迷不悟了?”

萧月瑶眉头深深的皱起。

可过了足足好一会儿,萧月瑶没等到圆圆的回答,在她闭上眼睛,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。

“我不过是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罢了……真难……人人都以为我在做梦……”

圆圆清冷的声音响起,“不难,娘娘可以想要,这不是梦。”

萧月瑶一怔,这是她在这个世界上,听到的唯一不同的答案。

萧月瑶心底莫名的踏实,也罢,能有一个人能理解自己,并且维护着自己的荒唐。

让萧月瑶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也并不是这么格格不入。

萧月瑶心莫名的踏实,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

养心殿。

夜墨寒正坐在桌案后头,批阅着今日送过来的奏折,可一个时辰过去了,面前的文件还是刚刚的那一个。

李欢小心翼翼的进来,“陛下,珍妃和柳才人已经送回去了,奴才这是来临死的。”

夜墨寒眼睫微颤,冷看了李欢一眼,径直抄起了桌上的奏折,直接扔在了李欢的脸上。

“你好意思临死?惹了这么大的破事,你是准备把这个扔给朕处理了?”

李欢一惊,随即反应过来,忙跪下磕头。

“谢陛下隆恩!”

夜墨寒不耐烦的摆手。

李欢正准备退下去,又想起别的事,忙退回来。

“陛下,还有一件事,那注意着坤鸾宫动向的人在外头求见。”

夜墨寒闻言,转头看了过来,他睫羽微颤。

李欢不用等夜墨寒吩咐,就知道了他的意思,退到门口,把人领了进来。

那人低头走到夜墨寒跟前,恭恭敬敬的见礼,把萧月瑶刚刚的话跟夜墨寒说了一遍。

“……一生一世一双人……”

“她现在……后悔进了这皇宫,后悔嫁给朕了……”

这会儿,没人敢应答,都代低垂着头。

李欢悄悄的看了夜墨寒一眼,开口道,“陛下别放心上,贵妃娘娘这是说的气话呢,想当初贵妃娘娘闹着要入宫伺候陛下的事,那可是闹得整个京城沸沸扬扬的,贵妃娘娘对陛下的心,那可是众所周知的!”

夜墨寒并没有因为李欢的话欣喜半分。

“她,当初这么喜欢朕……可是现在她后悔了……”

(本章完)

头像

Written by